檔案文化 > 珍檔秘聞

快乐扑克:明清檔案:澳門游子的滄桑記憶

作者:特邀撰稿人 伍媛媛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2-20 星期五

快乐扑克 www.fgnns.com ????“你可知‘媽港’不是我的真名姓?我離開你的襁褓太久了,母親!……叫我一聲‘澳門’!母親!我要回來,母親!”這是聞一多先生在1925年創作的《七子之歌》中的詩句。

????澳門位于珠江口岸,包括澳門半島及其南面的氹仔、路環二島,是鑲嵌在我國南海的一顆明珠。自古以來,澳門就是中國的領土,特別是明清時期,澳門是西方人到達中國的第一站。這個小小的漁村,既是中外貿易的著名商港,也是中西文化的交流樞紐,在中外交往中留下輝煌的一頁。然而,自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葡萄牙人開始覬覦并最終占據了澳門這片土地。在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之際,且讓我們透過明清檔案文獻,去追溯澳門游子400年的歲月滄桑。

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葡萄牙人登岸澳門行賄居住

????16世紀初,中國還處在封建社會的后期,西歐一些國家已進入資本主義時代。新航路的開辟和地理大發現,溝通了歐、非、亞洲之間的海上交通,促進了商業和航海業的發展,葡萄牙由此邁開了征服東方的步伐。明正德初年,葡萄牙攻占了印度果阿及馬六甲后,來到中國從事販賣香料等商業活動。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葡萄牙商人借口遭遇風浪,貢物被水漬,請求借澳門晾曬。他們用財物收買海道副使汪柏,獲得登岸居住的權利。

????在明朝嘉靖時期,廣東官府下令禁止番商及夷人進入廣州城,互市貿易只能在各洋澳進行,澳門地位陡升,成為中外貿易的中心。而且,嘉靖帝為了求長生,曾命明朝駐守澳門的官員大量收購龍涎香,葡萄牙商人得知可獲厚利,紛至沓來,當時“諸澳皆廢,濠鏡獨為舶蔽”,澳門成為葡萄牙人在華的集中居留地。

清嘉慶十三年(1808)十一月十三日,兩廣總督吳熊光呈的《澳門圖說》。

????不過,葡萄牙人并不滿足僅在澳門貿易的現狀,他們企圖將澳門占為己有的面目便愈發顯露出來。明隆慶三年(1569),盤踞在澳門的葡萄牙殖民者竟然在澳“筑室建城,雄踞海畔,若一國然”。明朝政府立即采取“建城設官而縣治之”的辦法,于明萬歷元年(1573)在澳門與香山縣交界的地方建城立關,設官防守,由香山縣主管澳門,并責令居留澳門的葡萄牙人每年向香山縣繳納地租金500兩白銀。由此,葡萄牙人開始租住澳門。為加強對澳門的軍事管理,明政府于萬歷二年(1574)在蓮花莖處建立關閘,規定關閘每月啟閉6次,以防范葡萄牙人。

????租居澳門的葡萄牙人一直極力謀求自治,企圖永久盤踞下去。萬歷十一年(1583),居澳葡人組織議事局。萬歷十四年(1586),葡印總督無視中國主權,將澳門視為葡國海外領地,授予澳門議事局自治權,使他們將租居地變為自治城市。明天啟二年(1622),澳葡當局借口防御荷蘭人進犯,在澳門擅建圍墻炮臺。天啟三年(1623),葡印總督任命馬土加路也為第一任澳門總督,他從阿果帶來100名葡萄牙士兵。自此,澳門開始設有正規的葡萄牙警衛部隊。在此后相當長的時間內,澳葡當局對居澳葡人逐步建立并實行葡式管理制度。

清道光十九年(1839),欽差大臣林則徐對澳門的禁煙巡視

清道光十九年(1839)八月十一日,欽差大臣林則徐為巡閱澳門情形事奏折。

清代 《廣東水師營官兵駐防圖》

????清承明制,在服從清朝官府管轄的前提下,允許葡萄牙人繼續交納地租和船鈔,租居澳門。需要注意的是,清朝政府通過不斷強化管理體制,在行政、司法、關稅、駐軍和宗教等各個方面,注重完善管理法令條例,努力維護在澳門的主權。

????由于澳門在中外交通貿易中的特殊地位及其獨特的地理位置,使得澳門在清初的遷海和康熙朝的南洋之禁中成為唯一免遷和準許通南洋的口岸。為了強化對澳門的管理,清雍正八年(1730),兩廣總督郝玉麟鑒于香山縣縣務紛繁,且距離澳門較遠,不能兼顧,上疏奏請“添設香山縣縣丞一員,駐扎前山寨,就近稽查”。清乾隆九年(1744),又以“縣丞職分卑微,不足以資彈壓”,再設海防同知,駐扎前山寨,“專理澳夷事務”,香山縣丞衙署遷至望廈村。

????除了日常管理,自清初平南王尚可喜鎮守廣東起,廣東大員對澳門的巡視已然成為一種傳統。特別是在嘉慶以后,由于英國覬覦澳門,廣東大員對澳門的巡視更加頻繁。其中最為重要的有清道光十九年(1839),在禁煙運動的關鍵時刻,欽差大臣林則徐對澳門的巡視。從乾隆末年至道光中期,在查禁以澳門為基地的鴉片走私貿易方面,清政府采取了堅決的措施,并不斷加強禁煙力度,林則徐此次的巡視也正是一次重要的震懾。據檔案記載,當時,澳官帶領100多名官兵在關閘迎接,“兵總四人,戎服佩刀;夷兵肩鳥槍,排列道左”。林則徐一行“入三巴門、經三巴寺、關前街、娘媽閣至南灣”,經實地考察,“夷樓民屋,均與冊造相符”,且“夷樓實無存貯煙土情事”。巡視途中,“不但華民扶老攜幼,夾道歡呼,即夷人亦疊背摩肩,奔趨恐后”,場面極為熱烈。林則徐等清朝大員對澳門的一次次巡視,對加強管理澳門和行使主權具有重要的意義。

????在清政府的管治與約束下,居住澳門的葡人大多數亦能“奉法唯謹”,澳門遂成為遠東繁華的國際商港、最早的天主教東亞傳教中心和東西方文化的交匯地。

清光緒十三年(1887),葡萄牙人獲準“永居管理澳門”

????葡萄牙人進入澳門后的數百年時間里,雖有過對中國主權的侵犯,但總體說來,基本是俯首于清政府的管理。隨著清朝的日趨腐朽,尤其是鴉片戰爭之后,葡萄牙人看到英國割得香港,他們也不禁蠢蠢欲動,開始對中國趁火打劫。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澳葡當局遣使廣州,向廣東大吏提出豁免澳門地租銀、派葡兵駐扎關閘至三巴門一帶等7項要求,遭到欽差大臣耆英的拒絕。道光二十五年(1845),葡萄牙女王瑪麗亞二世宣布澳門為自由港,并任命狂熱的殖民主義者海軍上將亞瑪勒為澳門總督。亞瑪勒一上任,便拒繳澳門地租銀,并向澳門華民征收地稅、人頭稅、不動產稅等,強令在澳中國船只向澳葡理船廳登記并納稅;接著,又以修公路、命名新街道、編門牌為由,越過原有界墻,在氹仔島建筑軍事要塞。道光二十九年(1849),亞瑪勒公然驅逐清政府派駐澳門的官員,推倒粵海關澳門關部行臺大門前的大清旗幟,搗毀立于市政廳入口處的《澳夷善后事宜條約》石碑,摧毀設于望廈村的香山縣丞衙署。怯懦無能的清政府面對亞瑪勒的侵略行徑步步退讓,但澳門的中國人民卻不忍國恥,就在這年八月,望廈村義士沈志亮等7位愛國青年在關閘附近截殺澳門總督亞瑪勒,大快人心。

????隨著第二次鴉片戰爭的爆發,西方列強爭相瓜分中國,澳葡當局在澳門也變本加厲地推行殖民擴張政策。清咸豐元年(1851),強占氹仔島全境;同治二年(1863),侵占界墻外的塔石、沙岡、新橋、沙梨頭、石墻街等村莊;同治三年(1864),占據路環島,設海島行政局;同治十三年(1874),闖入香山縣境,拆毀關閘汛墻,另筑新關閘,強占龍田、望廈二村,將三巴門以北到新關閘一帶劃為葡界,并在灣仔港設立浮樁為界,占據海域。至此,葡萄牙占據了相當于今天整個澳門地區的面積,澳門淪為事實上葡萄牙的殖民地。

????為了使侵占行為合法化,自咸豐八年(1858)開始,澳葡當局多次與清政府談判,試圖以條約形式確認澳葡殖民擴張的事實。清政府畏于民憤輿論,對澳葡的無理要求斷然回絕。后在英、美列強的斡旋下,于同治元年(1862)由法國公使代表葡國在北京與中國達成協議54款,其中規定清政府可繼續在澳門設置官府衙門,但不再收取地租。到同治三年(1864),新任澳門總督亞馬廖赴北京換約,清朝新任總理衙門大臣薛煥等人查閱協約文本時,發現中、法文本內容不符,法文文本中沒有把澳門規定為廣東省的一部分,而是視為脫離中國的領土。中方要求修訂,雙方互不妥協,此事懸而未決。

????清政府的日益沒落,以及對外政策上的軟弱被動,不斷刺激著葡萄牙的侵略之心。澳葡當局在中法戰爭中,以澳門為法軍泊船駐兵之所,叫囂葡國未與中國互換條約,可以“不守局外之例”,引起了清政府的不安,中葡談判再次提上日程。光緒十三年(1887)三月初二日,受清朝海關總稅務司赫德的委派,英國人金登干作為清政府代表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與葡萄牙外部大臣巴羅果美簽署了中葡《里斯本草約》4款,規定:“一、定準在中國北京即議互換修好通商條約,此約內亦有一體均沾之條;二、定準由中國堅準,葡國永駐管理澳門以及屬澳之地,與葡國治理他處無異;三、定準由葡國堅允,若未經中國首肯,則葡國永不得將澳地讓與他國;四、定準由葡國堅允,洋藥稅征事宜應如何會同各節,凡英國在香港施辦之件,則葡國在澳類推辦理?!薄獨鎪貢靜菰肌分械奶蹩釵摶擅魅妨稅拿諾鬧趁竦匭災?,中國朝野得知后輿論嘩然。兩廣總督張之洞屢次上疏朝廷,他認為,澳門為濱海門戶,澳地一失,實為肘腋之患,預測如讓葡萄牙人永駐管理澳門,則后患無窮。

????然而,這年五月葡萄牙使臣兼澳督羅沙到達北京,繼續澳門界務的談判。經與恭親王奕訢會談,草擬的中葡《和好通商條約》54款還是肯定了《里斯本草約》第二、三款的內容,重申“大西洋國(葡萄牙)永居管理澳門之第二款,大清國仍允無異”,只是強調,澳門界址尚未劃定,“俟兩國派員妥為會訂界址,再行特立專約,其未經定界以前,一切事宜俱照依現時情形勿動,彼此均不得有增減改變之事”。同年十月十七日,清政府指派奕劻、孫毓汶為全權大臣,與葡國使臣羅沙簽署了中葡《和好通商條約》。第二年三月,葡萄牙獲得了對澳門的“永居管理”權。

????中葡《和好通商條約》是中國和葡萄牙簽訂的第一個正式條約,雖然該條約僅賦予了葡萄牙對澳門的管理權,并未明確葡萄牙對澳門擁有主權。但《和好通商條約》中并未勘定澳門及“屬澳之地”的界線,“永居管理”的范圍亦未說明,導致《和好通商條約》簽訂后,中葡雙方的界務糾紛不斷,葡方仍不時有擴張土地的違約行為,中葡之間的澳門劃界談判也幾度破裂,終成懸案。

????回望澳門的滄桑歷史,自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至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明清政府對澳門行使絕對的主權和管理。在這之后,葡萄牙不斷挑戰中國在澳門的主權,直至清光緒十三年(1887)最終騙取了“永居管理”澳門的權利。但在此后的100多年里,中國人民和中國政府多次為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而斗爭,從未在法律上將澳門主權讓與葡萄牙。1974年葡萄牙“4·25”革命后,宣布澳門是中國領土,只是由葡國管理的特殊地區。1976年,葡萄牙新憲法將澳門視作葡國管治下的中國領土,準許內部自治。1979年中葡建交,對澳門問題達成協議,明確規定澳門是中國領土,暫由葡萄牙管理。1987年4月13日,中葡在北京正式簽署《中葡聯合聲明》,宣布中國將于1999年12月20日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從而徹底解決了兩國之間的歷史懸案。

????文中所示檔案為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2月20日 總第3465期 第一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ganrao}